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千島湖新聞網 > 睦州文苑
燕子歸來
發佈時間:2021-04-27 09:20:04

王豐

抬頭看天,有燕子在天上飛來飛去,是突然間的事,它們是哪一天來的呢?

“燕子斜陽來又去,如此江山。”從朱彝尊這詩裏你能讀出什麼?歌頌春天?唱吟燕子?還是……我讀出來的是,詩人感嘆時光的流逝,和世事的滄海桑田。

燕子年去年來,告訴你,春天一定會來的,江山如此多嬌。

燕子是一種居家鳥,春天一到它就飛來了,穿過天井,穿過大門或窗户,棲息在一家一家的擱梁下。尊至王公貴胄,賤如販夫走卒,都喜歡它來家築窠居住,生兒育女。連那孤傲冷漠、冰雪聰慧的林黛玉也讓燕子來室安息,黛玉吩咐紫鵑:“把屋子收拾了,放下一扇紗屜;看那大燕子回來,把簾子放下來……”照林黛玉的個性脾氣,能容納一種鳥兒同屋一住,可明白燕子在她心裏的位置。

除了燕子,似乎沒見到過別的鳥可以自由而大膽地安居在人類起居的房屋裏的。喜鵲,是喜鳥,人類喜歡它,但它也沒能登堂入室進入人家。烏鴉讓人厭,也只圍着村子轉一轉;麻雀親近人類,但它只是在屋頂的瓦縫裏免強安個窩。

老家舊居,坐西朝東,天井寬敞,坐在堂前八仙桌邊,可晨沐朝陽,夜觀星斗。天降雨水,雨水從天井四邊水梘,落入水溝———“四水歸堂”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典範的儒家農耕文化。燕子從天井穿雨破光,飛進飛出,忙忙碌碌,銜來泥土,築基建窠,視我家即它家。

穀苗爆綠,燕子夫妻孵出了一窩兒女,它倆又忙進忙出,啄蟲哺育雛兒。新生雛燕,每逢父母飛臨,便伸長脖子張開嫩黃的喙“嘰嘰喳喳”吵着要食。吃了要拉,雛燕不懂清規戒律,內急便爬上窩沿,抬屁股就往堂前拉。祖父會尋找出一頂破麥杆蔭帽,吊在燕窩底下,當它們的茅司。不安分的雛燕亂動亂爬掉出窠來,小孩見了會撿起把玩,大人見了就拿把谷耙,小心翼翼把它送回窠。

這種經歷古時就有,《雛燕》一文記錄“吾弟愛鳥,日恩得一雛。今春,有燕自南來,競日銜泥,築室於檐下,勞甚。未幾,啾啾之聲可聞,蓋雛燕已出殼矣。一日,有雛墜於堂下,弟拾之,不勝喜,納於籠而飼之。母聞之,日:‘是乃益鳥,食蟲害,且南飛越冬,爾安得久飼之?趣弟遽釋之。弟戀戀不捨,然視雛燕意甚哀,五日後遂出籠釋之。雛飛於巢,與其家人熙熙而樂也。”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王志仙
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